你见到的最惨烈的车祸是怎样的?

教育问答贴?

本身不想回答,可是看见标题就想出了那个阴影,还是忍不住告诫大家,安全行驶、谨慎行驶,开车管住自己的右脚,骑车的管住自己的右手。

图就不上了,因为当时实在没心情拍照,由于本人在外地工作,(老家东平,工作济南),时不时开车跑长途回老家,这十几年往返国道,看到的惨烈车祸都不知道有多少,第一次看见实在东平105国道,彭集镇化工厂路段,肇事车辆是大货车和电瓶车,电瓶车的人是工作人员用铁锨装进尸体袋的,惨烈程度自己脑补。

第二次是在济南220国道长青孝里段,这一次是我永生难忘的阴影,看见前方拥堵车辆时,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凭我多年经验,这是一场惨烈事故,因为我看见周围的村民都呼呼的往那个方向跑,也能判断事故刚刚发生不久,天很热,那种气氛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过,尽管周围环境嘈杂,但是你的内心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严肃,而且,在靠近事故现场的时候,你能感受到一股血腥味,(半句假言不得好死),这种时刻永远不希望你们能看见,一般人接受不了。

肇事车辆,拉满钢管的大货车,目测车内两人(道路右侧,与我车辆属于对向行驶)。

左侧,面包带兜小货车,车内两人。

联合收割机一台,一人。

电动收废品的三轮车,一人。

大货车钢管把驾驶室挤压变形,但是人还有意识,货车油箱开始大面积漏油,

面包小货车,两人貌似夫妻,一人头已窜出挡风玻璃,副驾驶半个身体卡在车门外面,两人脸色均已发白,没有任何反应,目测人都已死亡。

联合收割机变形,没看见附近有人。

电动三轮车旁边躺着一人,满身是血一动不动,目测已经死亡。

我绕出事故现场,说实话,很想下来救人,可是我无能为力,起初我是想把我车上矿泉水拿下去看看伤者有没有需要补水,或者简单救助,但是我发现,周边已经开始严重堵车,我怕盲目停车会造成更大拥堵,我首先想到的是救护车来了怎么通行,人员太多,一辆救护车肯定拉不走,我也听见周边人员打电话已报警,当时也有人给电视台打电话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播报。

我把车开出去很远,实在不能控制心情,停在路边平静了很久,好几天都是那个场景,至今每次走到那个路段,我都有一个习惯,按喇叭鸣笛,我亲眼看见,算是对逝者一种尊敬。

最后想告诉大家,千万安全行驶,平安出行,平安回家,还有一点,不管你信不信,家里有小孩,出远门遇见此类事故,回家不要着急看孩子,在门口抽一支烟,或者洗个脸去个厕所,切记!!

就在前天,一家七口开车,结果5个小孩溺死河中。我想这也许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残忍的车祸,一瞬间就带走了五条鲜活的生命,而且还都是孩子啊。就在前天,我才懂得什么叫做悲,什么叫做残忍。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当下,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或是家人朋友会一不小心离开,所以且行且珍惜。

PS:我没有诅咒你们的意思,请别误会

关于车祸看的很多很多,看后好长时间恶心,很难受,毛骨悚然。有一年,大年初三,休假回来的路上,看到一骑摩托车的还带着一个人,一点多钟,后边座着的那人,扛着竹竿,让一大货车刮倒,压在车轮下,骑车人重伤,座在后边的人当场把心压了出来,还在跳动,胸肚都是扁扁的,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车祸,也第一次看见人心,人心和猪心都一样大,你说吓人不吓人?听熟人说:这两人是到祖宗坟上烧纸,祭奠祖宗的,竹竿是去放鞭炮用的,在路上就出车祸了,喝完酒去祭祖,结果祖沒祭成,一人去见了祖先,太残忍,不到三十岁的人,就这样,让车活活的压死了。

还有一个也是我熟悉的人,在某政府机关工作,中午去饭店喝酒,骑摩托车从饭店里出来,让一大货拖挂,挂倒,脑子喷了一地,血肉横飞,后脑都没了,只剩了个前脸子,这人也是三十多岁,死的太惨了,不说了想想后怕,这两期事故,都是饮酒惹的祸,喝上酒了,醉了,遇事躲不过,千万不要醉酒驾驶,喝了酒出事多!

车祸猛如虎!出门要小心,喝酒别开车,开车别饮酒!生命就一次,人人要珍惜!

谢谢邀请!

本人见过一些车祸,严重的不多,挑两个惨烈的说吧

本人高二党,初中在山东泰安上的,初二的时候,在泰安宝龙广场附近红绿灯路口,一辆水泥罐车转弯,一个骑电动车的男子跟得很紧,罐车没看到,直接就挤到电动车上了,男子当场就死了,整个人从肚子分开。后来120来的时候,从车上拉担架下来,两个医生架住男子,先把上半身抬到担架上,在用密封袋子把压碎的肠子、内脏装起来,最后把下肢抬到担架上,公安勘察完现场,120就走了。这是我第一次直观的面对死亡,内心比较恐惧

第二次惨烈事故是今年4月1日,就是愚人节那天晚上,新泰市小协镇火车道口,当晚8点多,一列货运火车开过,当时道口两边的档杆已经放下来了,车头已经过去了,一个喝醉酒的男子从下往上骑摩托车,过道口时直接没减速,旁边的人喊他,他不但不减速,还一低头正好钻过了档杆,一下撞到了高速行驶的火车皮上,当场死亡,被火车把头盖骨削去了一半,腿断了,左脚压掉了,整个事故现场贯穿整个道口,凄惨无比,以上就是当时的照片。事后,铁路部门又安装了更大的栅栏似的挡拦。

生命只有一次,希望大家珍惜生命,最后,祝大家身体健康

1987年,位于本县丘陵区的乡电管站,从县电业局领回来了一辆幸福250摩托车的提货单。让他们在接到县物资公司的通知后,派车派人,去物资公司大院里拉带着包装箱的摩托车。

等了好几天,物资公司终于来电话了。乡电管站在村里找了一辆柴油三轮车,又坐了两个人。去物资公司把摩托车拉回来了。

他们等不及县电业局和交警队协商培训摩托车驾驶班开业,就自己动手,装配好摩托车。然后推到乡办中学的操场上。练了几天,几个人都会骑了。

乡电管站站长已经五十多了,数他的车技差——人老了,反应就慢了。经常是轰得油门儿哇哇地,就是不松离合器。要不就是一松手,车就往前一蹿。赶紧松油门,车又灭火了。

他练了好几天,身上擦破了许多地方。也没见车技有多大的进步。依然不是一起步就灭火儿,就是忽嗤一下,就蹿岀去了。

但是人家是站长,官儿最大。尽管站里有两个年轻人骑得比他好,但是这辆车在下班后,就是站长一个人的坐骑了。

站长家的住处,位于到电管站那条南北向国道的路西不远处的村里。每天拐这个近乎直角的弯之后,往南爬上这个五里长的大坡,路东就是电管站了。可以说是交通很便利。

有一天,站长的胖婆姨,也要搭乘老汉的摩托车,去电管站所在的村里赶集,给快做满月的外甥买个银器。

俩人骑着摩托车,从村口出来往南拐弯的时候。恰逢从南面来了一长溜十几辆拉煤的大卡车。那会儿不治超载,主车后面还挂着拖车。一车能拉120吨煤炭。

站长的技术不行,眼看着就快撞到大货车上了。他老婆吓得呀呀大叫的时候,身体也不断地扭动。摩托车就在大货车一侧狭窄的公路上,蛇形扭摆了好几次。终于在旁边地里劳动的人们惊呼声中,冲进了第二辆大货车的主车和拖车的连接处。

随着金属撞击声、爆裂声和短暂的惨叫声、刺耳的刹车声,站长和他老婆都被第二辆大货车的拖车,以及第三辆大货车的主车、拖车碾压、拖行。变得支离破碎了。俩人的尸体都被碾成碎块儿了。

事故现场大约有一百五十多米长,从摩托车后视镜玻璃碎片算起,到停下的主车双后轮中嵌着的一只女人的大半只右足,混合着泥土、煤灰,被碾成絮状的各种人体组织,散落在一百多米长的路面上、车厢下。除了那个被碾平了的、人脸形的、带着一团长头发的人皮,能认岀这是个女的留下的之外,其他的肠肠肚肚、碎骨头碎肉,那里能分得清是谁的?都和地上的沙土、煤灰混到一块儿了。成了大小不一的不规则肉团。

现场的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血腥气以及恐怖的气氛。很多听说是出了事故,来看热闹的人,起初还在公路上溜达,寻找岀事现场。当他们知道了自己脚底下踩到的那些烂泥巴似的东西,就是站长和他老婆的尸体之后,有的人当场就走不动了。吓得连哭带喊,被旁边的人们架着走了地里。说啥也不走公路上了。

现场堵塞了至少有两个小时。直到交警队的人从几里地外放下警车,步行到了这个事故现场。拉皮尺都拉了半天,最后才在地里劳动的人们帮助描述下,才知道了事故的大概经过——第二辆和第三辆车上的大货司机,早就跳下车,怕挨打。跑到二十里外的城里,后来说是报案去了。

听说站长夫妻俩人,是人们用簸箕锹和扫帚,从公路上扫到一块儿,装进铺了好几层塑料的棺材里面的。人们说,人家这才叫真的合葬了——连谁都分不清了。

2022-03-21

2022-03-21

最新文章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