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高溢价74%、楼面价16200元/,成都主城区150.8亩地块成交, 你怎么看?

成都是目前新一线中的领头羊。论基建,未来几年,仍是成都地铁的建设高潮。

新区开发,无论是东进还是南拓,天府新区与东部新城建设,都必然会带动更多的土地开发。而全长近150公里的成都城市东西轴线也已经开工。

论人口,成都去年的常住人口增量进入全国前五。

论机遇窗口,成都也先后拿下2021年大运会和2025年世运会,对土地开发同样具有溢出效应。

从楼市表现看,虽然自去年5.15楼市新政后,成都房价涨幅基本平稳,但成都仍然连续上演万人摇号抢房现象。

在如此的发展背景下,成都的土地收入,会走上杭州的开挂之路。

提到各地的土地收入,就不得不提土地财政这个概念。

在现实中,土地财政往往被看作是一个贬义的概念。但是,除个别长期靠土地财政支撑的城市和地区,相当一部分城市在发展的过程中,其实都要经历一个土地开发的高光时刻。这是由城市发展规律决定的。

和固投支出一样,一个城市的快速发展,必定伴随着土地开发的升温。从深圳到杭州再到西安,都是如此。一线城市其实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。

区别在于,一些城市可能由于财政实力雄厚,其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不那么明显,但绝对值并不低。

就目前来看,除了一线城市的土地财政依赖度普遍降低,主要二线城市依然还有一个可以期待的土地财政红利期。

一是基建,典型如地铁、高铁网络的完善,将刺激沿线区域的土地开发;二是大量的新区建设,也将增加土地资源的入市。

按照这个标准,一些正致力于打造强省会的城市,或者是城市群内部的主力城市,未来土地市场都仍有潜力可挖。

当然,因为土地财政是不可持续的,到一定阶段,如果产业发展未跟上,城市的经济和债务压力就将突显。所以,目前一些“大热”的二线城市,由于人口流入和楼市调控的需要,保障必要的土地交易活力是必要的,但需要平衡风险。

总的来说,评价一个城市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,除了要看直观的数字,也要充分考量其所处的发展阶段和外部环境。一定程度上,土地开发市场的表现,也是一个城市发展活力的一个重要观察指标。

2022-03-19

2022-03-19

最新文章

本站推荐